服务热线

13522332913

网址:

www.renrangtang.com

地址:

北京市通州区台湖工业园A栋12号楼

当前位置: 首页 > 产品中心

文创日历不只用来“看日子”

发布时间:2022-06-23 17:41:33 作者:新利18手机下载 来源:18体育新利

  2021年即将来临,经过再三比较,在济南工作的“90后”白领张莹最终选定了单向空间推出的倒计时版日历。她说,自己有严重的拖延症,倒计时日历将一年的时间倒过来计算,让人真切感受到时间飞逝,且日历上每天都印着不同的名言名句,能学到很多知识。实际上,不仅是单向空间,从豆瓣、知乎、果壳等互联网企业到故宫博物院、中国国家博物馆等文博机构,都在推出极具自身特点的文创日历及日历书,且往往价格不菲。

  “相较于传统日历,这些日历早已淡化了实用功能,更多的是被赋予了文化意义和内涵,带给人们一种生活态度和审美品位。”北京时代华语国际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策划总监顾光杰认为,人们购买这些文创日历,追求的是精神上的愉悦与享受,体现着大众对文化消费升级的迫切需求。

  文创日历的流行是伴随传统日历的衰落而开始。传统的台历、挂历曾经是家家户户不可或缺的生活日用品,但随着智能手机的广泛使用,电子日历以其信息量大、使用便捷等优势,逐渐取代了传统日历的地位。与此同时,一批商业嗅觉敏锐的文化企业开始涉足日历行业,在日历的内容与设计上大做文章,将其从功能性产品改造为文化产品,并为其赋予了新的价值与意义。

  2009年10月,紫禁城出版社最先试水,以1937年版《故宫日历》为蓝本,推出了2010年版《故宫日历》。这版《故宫日历》采用了复刻形式,除日期信息外全部采用1937年版《故宫日历》图文内容,但装帧、装订没有照搬当初的活页形式,而是布面精装、书脊包布、增加内封,以日历书的样子重新面世。之后两年,《故宫日历》不再采用照搬旧版的复刻方式,而是从故宫博物院藏品中另行选材编排。

  2015年,当时还是单向街书店的单向空间推出了自己的日历品牌——《单向历》,通过结合时下热点,佐上一句名言佳句,用传统老黄历的吉凶宜忌的形式给读者送去问候。正如官方给出的简介:“既不劝慰、也懒得说教;有时通达、有时可爱。一本有灵魂的日历,会给时光以生命。”同年,泛科技主题网站“果壳网”发挥自身科普平台优势,推出极具趣味性又充满科普意味的《物种日历》,以背面小小的二维码为媒介,将线上、线下的内容相结合,每天介绍一种自然界的神奇物种,通过日历开启了科学传播的新途径。

  “2015年之前,带有文创性质的日历及日历书绝对是小众产品,市面上的种类不到二十种,消费群体以追求高品质生活、充满文艺气息的年轻人为主。”顾光杰说,2010年版《故宫日历》面世后,没有在市场上引起澜,2011年版、2013年版的销量也有限。单向空间推出的《单向历》,早期的购买群体几乎都是单向街书店的忠实粉丝,他们对《单向历》的认可源自对单向街书店及其承载的文化韵味的认可,这种情况无疑造成文创日历只能在有限范围内销售。

  但从2015年开始,文创日历迎来了爆发式增长。2015年版《故宫日历》的销量达到20万册,2016年版的销量更达到30万册,已经够得上畅销书级别。《单向历》《物种日历》也逐渐由小众走向大众。据单向空间发布的官方信息,《单向历》销量逐年提升,《单向历2019》销量超过80万册,越来越多人选择将其作为有品位的伴手礼送给亲朋好友。

  谈及这一现象出现的原因,顾光杰认为,一方面是近年来兴起的文化热,《中国诗词大会》《国家宝藏》等文化类节目热播,激发了人民群众在精神文化领域的消费需求;一方面是人们的阅读行为和阅读方式的变化,将系统性的内容拆分为知识单元并印制在日历页面上,满足了人们“碎片化”的阅读习惯,更与当今社会快节奏生活下获取信息的方式不谋而合。“文创日历的火爆从侧面反映着人民群众消费升级的新趋势,这无疑值得文创领域高度关注。”他说。

  实际上,张晓斌的直观感受正反映着当下文创日历及日历书的市场现状。随着文创日历及日历书的日益火爆,不仅占据文创日历市场大份额的《故宫日历》《单向历》等头部选手年年推陈出新,更有大批文化企业、机构以新手姿态进场,市场竞争日益激烈。

  2020年8月23日,2021年《故宫日历》线上发布暨读书分享会,在故宫博物院内箭亭故宫书店举行。2021年版《故宫日历》以“福牛贺新岁、丰年禾黍香”为主题,全书选取故宫馆藏的历代牛文物以及由牛引申出与我国农耕文化相关的文物藏品,分别展现了中国古代有关牛文化的丰富内容。不仅如此,故宫博物院今年还首次推出了一本适合孩子“学习”的日历——《故宫日历·亲子版》。该日历以故宫馆藏的“牛”文物为线索,以七十二物候为时间节点,从可看、可听、可玩三个维度,收录了72件故宫牛年文物赏析和高清大图,延展出72个文物音频伴读和24个原创卡通音频故事。

  除了保留去年新推出的个人定制功能,《单向历2021》尝试利用三个版本指向时间的三个方向:过去、现在和未来。铸黑和曙红版将时间拨回一百年前,内页版式灵感来自旧报纸。倒计时版则大玩未来感,在白色倒计时版上印银色“撕裂痕”,每一页的裂痕都在变化,痕迹逐渐变窄,银色的部分逐渐侵蚀,直观呈现时间流逝。

  从去年开始,北京的公园也加入了文创日历市场。颐和园推出《颐和园二十四节气日历·2020》,以颐和园的风景文化为基础,全面展现颐和园在二十四个节气的景观变化。北海公园推出《北海日历》,选取150幅碑刻入册,详细解读其书法之妙,一下子成了书法爱好者争相购买的宝贝。天坛公园则以《祈年历》进军市场,随着年历一张张被撕去,最后一座立体三维的祈年殿出现在眼前。“北京的公园各具文化特色,大家推出日历的同时也在向读者传播公园的文化知识。”颐和园管理处研究室主任赵晓燕说。

  当然,作为文化传播的重要载体,实体书店也不会错过这波文创日历“大战”。开在商场内的西西弗书店,于2017年首次推出《惜福阅历》,每天展示一个关于人生的问题,通过简单易读的“一问一读”形式与使用者互动。融入设计元素的言几又书店,以颇具古典韵味的“四季·礼赠”日历获得关注。“虽然日历的销售周期只有每年的9月至次年1月底,但依然是书店众多文创产品中销量最好的产品之一。”西西弗书店济南世茂广场店工作人员对记者说。

  除了文化味十足的文创日历,针对高中生的《高考日历》、针对健身人士的《运动健身日历》、针对饮茶人群的《有茶时光日历》等,同样聚集起较为固定的消费群体。“经过五六年时间,日历及日历书市场日渐成熟,这必然导致日历行业的细分化发展。”果壳自营品牌部总监冯颖在接受采访时说,为了实现产品的差异化竞争,文创日历愈加重视受众的精准需求,而功能性无疑加重了竞争砝码。无论是推出亲子版日历还是创新设计“撕裂痕”,这些都是在努力为文创日历赋予新的功能或内涵。

  2020年9月22日,一篇名为“我们熄灯了。最后一年《物种日历》今日发售”的文章刷爆朋友圈,这意味着由果壳推出的《物种日历》正式跟粉丝道别,而其名字也被确定为“熄灯号”。有业界人士认为,《物种日历》主动退出市场,说明文创日历行业正在迎来一个转变节点。随着日历品种越来越多,公众对优秀创意和品牌辨识的要求越来越高,日历生产商要想从众多对手中脱颖而出,要付出比以往更多的时间精力,这可能并不划算。

  “果壳推出《物种日历》的第一年,文创日历还是一片蓝海,随着各家进入,蓝海转红,各家混战。在这个繁华市场的背后,已经出现了价格战的现象。此外,《物种日历》每年都在进行微创新,而我们更渴望的是有颠覆的创新,所以决定转向研发其他文创产品。”冯颖给出的原因也印证了这一观点。

  如今,细看市场上的文创日历不难发现,内容及形式上的同质化现象愈加严重,大致有以下几类:每天一图类,或是各地旅游大片,或是不同萌物,或是动物,或是植物;每天一句类,或是金句,或是格言,或是“鸡汤”;每天一图一文类,或是一件文物配几句说明,或是一张剧照配一句经典电影台词等。经过几次购买,消费者无疑会产生审美疲劳并对文创日历提出更高要求,这让日历生产商压力倍增。

  “为了留住消费者,大家可谓绞尽脑汁。从内容上,尽量挖掘自身独特优势,如故宫博物院、中国国家博物馆等利用珍贵馆藏文物资源开发日历,豆瓣则以电影评分平台特点推出电影日历;从形式上,大家追求以提升用户体验为核心的设计理念,可互动、可分享的交互功能成为新的卖点。”曾策划推出《修心日历》的九年有正(北京)文化科技有限公司总编辑冯威说,如果只跟风出品文创日历或日历书,没有过硬的设计、制作和分发能力,很快就会被挤出这个竞争市场。

  频发的盗版现象同样给文创日历市场带来挑战。一方面是市面上部分商家推出的日历上所用的图片文案没有正版授权;另一方面是文创日历市场上的头部产品面临被盗版和抄袭的问题。“和所有创意产品一样,文创日历的价值体现在其创意设计上,而抄袭者在这方面的成本极低,因此他们会选择以低价销售产品来换取市场,这扰乱了市场秩序。”冯威说。目前,单向空间、豆瓣等都组建了专门的打假团队,以应对市面上出现的盗版日历。

  顾光杰则认为,文创日历市场已经形成一定规模,针对盗版抄袭等问题,有关部门应该及早介入并进行管理。“文创日历及日历书发展较快,作为一种新兴事物,它还没有形成较为成熟的行业规范,这时更需要对其进行引导与管理,确保该市场健康成长。”

上一篇:14种常用印刷纸张 你都了解吗 下一篇:CorelDRAW平面设计技能实